魚水情深看政風(春節返鄉看新風④)

人民網 李 娜2019-02-10 06:17:06
瀏覽

魚水情深看政風(春節返鄉看新風④)

 
 

  “要強化宗旨意識,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,恪守立黨為公、執政為民理念,自覺踐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的承諾,做到心底無私天地寬!

  ——習近平 

   

  這口熱水

  喝著暖心

  本報記者 巨云鵬

  警車開進南丹南村,還沒停穩,臨近的爺叔太婆已經湊了過來。

  “新年好呀!”“祝儂身體康!”“王警官一年年不顯老的呀!”互道完祝福,下了車,上海徐匯區南丹南村小區民警王瑞芳和居民們嘮家常。

  有阿姨路過,大喊,“哎呀,是我們的‘保護神’來啦,要給大家發壓歲錢的呀!”一起哄,眾人笑成一團。

  在這兒工作17年,南丹南村早已是王瑞芳半個“故鄉”,過年放心不下,老習慣,總得時不時“返鄉”來看看。

  在南村,和王瑞芳一樣不休息的,還有小區的義務巡邏隊。春節假期,不少居民外出,家中無人,院子里有陌生面孔探頭探腦,大家就要立刻上前問個究竟。隊員們多是老居民,穿著樸素,可手上拎著的保溫杯卻格外顯眼,紅色杯身、白色把手,擰開來,熱氣騰騰。38個隊員,齊刷刷每人一只杯,哪來的呀?

  要說保溫杯,先得聽段歷史!吧鲜兰o80年代政府出資改建,90年代南村所有住戶回遷,平均一人分到三四平方米,居民們大多沒學歷,在上海也沒根基,小區環境、整體面貌很不好!蹦系つ洗逍^居委會主任皮美芳說,“樓道堆物、婆媳吵架,一年糾紛就200多起,菜販占道擺攤、亂發亂貼小廣告,甚至還有賭博現象……”2002年,因為110報警量居高不下,小有名氣的巡警王瑞芳被派到了南村,任社區民警。

  “去居民家走訪,門打開,一看是我,砰,立馬關上,換一家,一樣,就是關門的聲音更大!蓖跞鸱伎嘈,“那時候南村治安不好,去誰家里坐,別人就說這家‘犯事了’”。于是約定俗成,警察上門“不吉利”,要走訪,外面談吧,王瑞芳吃了數不清的閉門羹。

  但王瑞芳有自己的辦法。

  “在社區里巡邏,拎個水杯,水只倒1/3,沒水喝了,到家里倒點開水總可以吧?”用這個“借口”,王瑞芳走進了不少居民的家門,“進了門,得說話,話說多了,心就近了!

  每天都泡在小區里,張家長李家短,嘮嘮叨叨中,王瑞芳把大部分居民的想法摸了個清爽。

  小區里一戶人家,家里開棋牌室,孩子是領養的,因為手續不全,也不懂政策,小孩多少年來都辦不下戶口。這家男主人對居委會、街道干部,誰都不服氣,動不動就爭吵鬧事。王瑞芳找上門,“我想辦法幫你把孩子的戶口辦下來,你把棋牌室關掉!

  這戶人同意了,跑民政局、跑戶籍科、找資料看,王瑞芳把領養兒童的手續搞得明明白白,給孩子上戶口那天,孩子父親激動得差點要給王瑞芳磕頭。

  這樣的事兒,王瑞芳沒少干,“站在社區居民的角度去想問題,多做分外事,分內事就少了!

  糾紛少了、治安好了,2000多戶人家的南村,就認定了王瑞芳。

  “南村誰都能走,王警官不能走的呀!”皮美芳說,居民們每次聽說他要調動,就要到居委會、街道去,先“求證”再“辟謠”。

  就這樣,從40歲到57歲,幾次機會,王瑞芳都沒挪窩,一不小心,17年光陰留在了南村。

  收起回憶,王瑞芳總算說起了保溫杯的事兒,居民們經濟情況一般,平時喝水就用普通玻璃杯,冬天在室外義務巡邏,水一會兒就涼。王瑞芳心細,向街道主任申請買幾只杯子。38個保溫杯,年前就送到了巡邏隊員手里,節日里,這口熱水,喝著暖心。

  “57歲,頭發一點不白,您挺會保養!庇浾哒f。

  “染的呀!”臨別時,王瑞芳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外孫都上幼兒園了,頭發白一點無所謂啦!”

  那為啥還要染?

  他抿抿嘴,悄聲說:“小區老人講,看我頭發黑,會覺得我還年輕,還能多守他們一些年月,心里平安!

  

  曾經對頭

  如今戰友

  本報記者 劉新吾

  辦公室外,張燈結彩,辦公室里,熱火朝天,值班人員仍在緊張忙碌著。

  李林樺是重慶大渡口區九宮廟街道規劃建設管理環保辦公室主任,已近不惑之年。推開窗戶,聽到一陣喧鬧,辦公室旁就是菜市場,置辦年貨的人群熙熙攘攘。

  “這么方便,下班就可以買菜回家吧?”記者問。

  “不是,我從來不去這里買菜!崩盍謽逭f。

  難道因為他曾與菜販發生沖突,擔心被找茬兒?或者工作太忙,從來不做飯?

  帶著好奇,記者跟著李林樺走進菜市場。

  “李主任,在這里還能看到你!來來來,這個茄子是我清早剛摘的,沒打農藥,便宜賣你了!”迎面,菜販熱情招呼,李林樺連連擺手,好不容易才推掉。沒走多遠,又有菜販向他推銷青椒。旁邊的菜販說,“李主任,你不能偏心哇,我這辣子比她的大,又新鮮,買我的!”

  “現在知道了吧?大家太熱情,有的還不肯收錢,還是不在這里買菜為好!崩盍謽宀缓靡馑嫉匦α。

  不來買菜的李林樺卻和這里的小販們親得很。自己要“避嫌”,但常把菜攤推薦給身邊人,照顧生意。

  李林樺曾與一個叫胡學強的攤販“不打不相識”,那時的“對手”之間可謂針鋒相對。

  在一次巡查中,李林樺和隊員們發現,鞋販胡學強經常占道經營,而且總是在規定的經營時間前就開始販賣。他們上前勸導,不成想碰到“釘子”。

  “啷個嘛(怎么了嘛),我生意好,東西多,你見不得我好?”“楞個寬(這么寬),又沒擋到哪個走路!薄鷮W強很抵觸,嗓門大,毫不退讓。

  “老胡啊,知道你帶兩個孩子不容易,可我們不是針對你,確實是政策不允許!如果每家每戶都這么擺,還怎么走路?”一次勸不回,李林樺就去兩次、三次……

  李林樺苦口婆心地跟胡學強講解,還邀請他來街道參加培訓,了解政策,剛柔并施。慢慢地,胡學強改變了態度,不再占道經營。

  “李哥,有個事和你商量一下!币淮,李林樺路過胡學強的鞋攤,胡學強起身迎上前去。

  “又耍什么花招?”李林樺笑著說。令李林樺意外的是,胡學強要求加入協管隊伍。

  原來,經過李林樺的耐心講解,胡學強逐漸理解了城市管理工作,也被李林樺的勤奮與誠懇打動,希望自己也能為城市管理作些貢獻。家里兩個孩子上大學,經濟上還有些壓力,他讓妻子繼續經營鞋鋪,自己出來工作。

  “我自己是賣鞋出身,更加理解小攤小販,說話也更方便!爆F在,胡學強成為李林樺的得力助手。

  在街道新工片區,一些居民樓年久失修,存在漏水現象。一些居民違規在樓頂搭建了棚房,存在安全隱患,也影響市容市貌。